戒烟.

愿你勿忘初心,能得始终。

吴邪生日快乐

窗外,风轻轻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屋内的她,手捧一杯热茶,轻轻的吹着杯中茶弥漫上扬的灼灼热气。她端着茶,来到了电脑桌前,看着Word文档里静静躺着的吴邪生贺,犹豫着还是发了出去。

“你发文了?”她的编辑敲她小窗。

“不然?你瞎?”她笑了笑,修长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回了过去。

“真难得。要不是他,也请不动你吧?”编辑开玩笑似的问。

她盯着这句话,愣了三秒。这话说的,好像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或许吧,毕竟我已经是个封笔的人了。”良久,在对方认为她已经不会回了的时候,她终于还是敲下了这句话。

“顾孓,你啊,哪儿都好,坏就坏在,太令人省心了啊。”以至于,没人能住进你的内心。她的编辑叹了口气,剩下的话她没说,她只是希望,上天能对这位温柔的姑娘好一点儿,让她真正的岁月静好。

顾孓,xx网站金牌写手,二零一三年用一长篇小说《故》火遍全网,得到业界所有人的认可。二零一四年年签约xx网站,成为此网站唯一一个捆绑写手。自此之后,她开始涉猎诗,词,短篇小说,小说同人,仅用了半年时间便被圈内人士评为“与生俱来的作家”,清丽脱俗的文风让她在写作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二零一五年xx网站成立杂志社,她的唯一编辑沈栀淮,出任社长,正当她准备提拔她的时候,她一句,“顾孓,就此封笔。”离开了这个圈子,走时毅然决然,这么多年过去,也不曾见过她回头。

很多人都说,顾孓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小姑娘,如果不是那件事,连她自己也觉得,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吧。

二零一五年,毕业于浙大的她,舍弃了似锦的前途,毅然决然地,来到杭州西湖旁,开了一家,毫不起眼的“西泠茶楼”。

八月十七日,她去了一次长白山,陪着那群名为稻米的痴梦人,喊了一夜的“张起灵,欢迎你回家。”最后的最后,她因穿得太少引起重感冒,昏倒在了长白山顶,被人及时发现送进了医院。

那一年,她二十一岁。

之后,她将自己的茶馆装修了一番,古色古香,给人一种岁月静好之感。

二零一七年,她遇见了许许多多的人,有小心翼翼抱着一本《盗墓笔记》问她有没有见过西泠印社的小姑娘,有拿着单反红着脸请她在西泠印社合个影的小伙子,也有杵着拐杖颤颤巍巍来到她茶馆问“西泠印社”怎么走的老爷爷。

“小姐姐,你在这里,是在等什么人吗?”一天下午,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在离柜台不远的位置,用手撑着脑袋,眼中闪着一种曾让她羡慕不已的光芒,看着在柜台处安静看书的她。

她合上书,笑了笑,目光停在那本合上的书上,恍惚地说,“我啊,一直都在等他啊。只是,他会穿过人潮人海,来拥抱这个,从来不懂争执的我吗?”

顾孓啊,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从来不去跟人争夺什么,是她的她收着,别人要的,她拱手相让。她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不顾一切放弃前程来到这里了吧。

二零一八年,第十三年了,吴邪四十一,二十三岁的顾孓,等不到那个始终着喜欢这个世界的吴邪了。

她说,“我写了那么多他的故事,可是那些人里面,没有一个有我的影子啊。因为,我喜欢的人,怎么可以,被这样一个我霸占,我要的,是全世界都喜欢他啊。”

“吴邪,生日快乐。我顾孓,就此以这杯清茶,向你告别。你是我喜怒哀乐的细水长流,我愿人长久,却一不小心,走到了这个世界的尽头。”

“我还是很喜欢你啊,”她哽咽了,

“只不过…我没能等到你啊…”

“顾孓啊…”许多年后,xx杂志社的社长又一次提起这位“与生俱来的作家”时,声音哽咽了。

“真的…是位傻得不能再傻的姑娘啊。她这人和她的文字一样,温柔善良,清丽脱俗。就是,太…让人省心了啊。”眼泪已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沈栀淮也任由它去了。

这个世界,终究没有善待她,可是她,就像她最后在文里写的那样,“我来这世间的所有意义,就是巧遇你,可是你在书内,我在书外,喜欢你,爱你的我,只能渡你去你喜欢的人身旁。吴邪,你一定要活得开心。替我好好的,我顾孓,今生就此与你别过了。”

顾执北/执笔


伞哥生贺。

☆苏沐橙视角
▽嘉世训练营里,苏沐橙坐在冷冷清清的训练室,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一个操作。不厌其烦地力争做到最好最熟练。
    约莫五个小时以后,手指敲打键盘发出的响声才渐渐消停下来。她靠着椅子小眯了一会儿,睁开了早已疲惫不堪的眼睛。重新调整好状态后,她又开始不厌其烦地练习着下一个操作。
她这么拼命,为的不过是圆她哥哥一个梦。
小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她的哥哥,她会做什么,又可以做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哥哥还有一个梦想未圆,她要带着他的荣耀,走上这个游戏的巅峰。:
    哥哥,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
    她很是奢侈地浪费了几分钟用来怀念她亲爱的哥哥。
这时,手机突然开始叫起来。特设的铃声唤醒了陷入回忆的她。
又到哥哥的生日了吗?她恍惚地想着,然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叶修视角
接到沐橙电话的叶修,此刻正在指挥着战队打职业联赛。
他其实并不意外,苏沐秋的生日,他记得比谁都清楚。
    尽管此时的他抽不开身,但是他很有耐心地对她说了一句,明天一起吧。是的,他之所以提前比赛,只是因为明天是他兄弟的二十岁生日。
如今的他,已不再像曾经一样一个人玩游戏了,他身后站的,是整个嘉世。所以去年这个时候,他对于这个消息,不置一词。
因为这个缘故,沐橙有段时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他也只是笑笑。相比于荣耀,他相信,他那躺在南山公墓的兄弟,比他更清楚,什么最重要。
    是啊,苏沐秋,第二年了,我带着嘉世拿下了一个总冠军。这一次,我一样要为了我们的荣耀,继续努力不是吗?
2017年10月20日,他率队把魏琛所在的蓝雨打败后,一言不发地从后台离开。
▽苏沐橙视角
收到他的回答,她并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这两年来,她真的麻烦了他很多。
上一次,她真的不应该生气的。是她过分了,因为她明知道比赛对刚刚起步的他来讲多么重要,却还一味地要求他到场。
这是送给我兄弟的十九岁礼物。她记得去年在嘉世成为联赛总冠军时,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忘记了他,而是他要用一份特殊的礼物,给她这位始终没有机会登场与他叶修并肩的哥哥。
叶修,谢谢你,谢谢你一直把我的哥哥放在心上,谢谢你一直不畏风雨地一如既往把他当成荣耀。
▽话外人视角
2017年10月21日。
苏沐秋第二十个生日,她和叶修一起,来到了她苏沐秋的墓前。
将坟旁的杂草打理一番后,两人沉默地站在那里,思念着同一个人。
▽苏沐橙视角
哥,我又来了。好想抱抱你,可现在我做不到了。你真幼稚,想跟我玩游戏也不看看场合,沐橙现在真的很需要你。
其实有些时候,我根本不相信你会离开,因为我一直在想,那么疼我宠我的你,怎么会舍得离开。但是,你真的走了。你知道吗,我身边这个家伙,已经拿下了一个总冠军,虽然他平时人很低调,可还是掩盖不住他满身嘲讽点的事实。沐橙正在努力,你等着看妹妹我拿着你的沐雨橙风,一次次走上荣耀巅峰。
她看着墓碑上清秀少年的照片,无声地笑了笑。
换作以前,她不会这样镇定。但是两年以后,什么都变了。她不得不拿起她哥哥的账号,做着他哥哥最不想她做的事。
曾经在她表示想一起玩荣耀的时候,苏沐秋特别严肃地对她说,老妹,游戏是我们男孩子的事,你一个女孩子最好别碰。要记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噗,她当时当场笑了出来。而跟她同时笑的,还有她旁边的叶修。
为什么?你能想象那个少年一本正经地跟她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场景吗?一直故作老成的少年,那一刻真正像个小孩一样,说着幼稚的话。
对于荣耀她并没有他俩那样的执着。她只是想完成她哥哥的荣耀而已,虽然这条路还很漫长。
只有天赋没有熟练的操作和丰富的经验的她,这两年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反复地做着无数个不一样的操作,力争做到最好最棒。
尽管现在还没有PVP的经验,可她相信,迟早有一天,她能毫无顾忌地对她哥哥和旁边那家伙说,瞧见没有,我做到了。
哥哥,生日快乐啊。尽管你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可你永远是我那从未会服输也决不言败的幼稚小哥哥。
▽叶修视角
兄弟,我其实不想来的。真的,我说真的。你是个骗子,大骗子。你说你会把差距抹平,可还剩那么多你却不在了。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但是我不能怪你,因为这不是你的错。
瞧见没,去年联赛里,我带着嘉世拿了总冠军,现在,你兄弟我,荣耀加身,即便如此,我也没忘记,带着你那份。
沐橙终究还是变了,我也阻止不了。她不想让你的努力就此白费,我也不想,所以那就这样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生日快乐啊,兄弟。你会永远这么年轻下去,而我终究要变老的,到时你可不要嫌弃我啊。
苏沐秋,真的,我说真的,我很想你。想你回来和我一起,共享荣耀。
▽顾执北
伞哥,生日快乐。
我也真的…好想你。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灯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肩扛重剑狂剑士,锐气不改真少年#当然就是我们老孙了#

【孙哲平】
他是一个非常强势也非常有气势的人,他和叶修一样,看重的只是胜负。即使是退役,他也仍旧锐气不改。在决定和叶修合作后,陪着他那曾经的搭档最后*在网游里疯了一次。
他懂张佳乐的顾虑,所以陪着他斩断那丝杂念。他希望在未来的日子,张佳乐可以独自走下去。
因为他知道他的手…可能再也无法撑起他和张佳乐的荣耀了。
可他没想到啊,张佳乐到底还是心软了。
宁愿自己死一回,也要保证百花新队长的地位。他终究不想看到,自己一心一意打造出来的百花就此没落。而他孙哲平,又何尝不是?
看着躺在地上还未离开的浅花迷人,他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老张啊,以后的路,得你自己一个人走了。

#老张和老孙得分开写,要不张孙算啥事儿#

【张佳乐】
好多人都不理解他,有时连他自己也是。
冠军真的那么重要?他在心里问自己。
好吧,的确很重要。超乎一切的重要。
他张佳乐也不差啊,为什么叶修能拿三连冠他张佳乐三入荣耀总决赛却次次与冠军失之交臂?
说到底,还是不甘心啊。
他放弃了继续待在百花选择了退役一年,复出后选择了霸图。背负骂名,却始终坚定。他要的,不过是那个被职业圈的选手们视之为终极目标的冠军。
可命运到底还是辜负了他。
那是职业圈啊,那是容不下眼泪和懦弱的职业圈啊。他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他突然好想回到过去,让自己搭档好好休息,这样他也不会因为手受伤而离开职业圈了。那样,他也不会因为愧对粉丝而动摇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了。
既然决定了挥别过去,又为什么要留下一丝软弱?与我一起,将你心中的杂念彻底射杀吧!那个记忆里肩扛重剑的少年,在荣耀网游里对他说道。
他也惊喜,也有震惊,可更多的,是和他再一次并肩作战的喜悦。
再现繁花血景!可他们却把剑锋对准了一直喜欢、支持着自己的粉丝。
再见了,百花。再见了,爱我的你们。他眼一闭,牙一咬,陪着那位记忆里的少年,最后疯了一次。

喻黄

【喻文州】
从进入蓝雨训练营那天起,他就立志要成为职业选手。可奈何手速摆在那,他注定被埋没。
他也没想到,手残的他会有一天和那个被队长另眼相待的少年一起合作,而且是以队长的身份。
其实他一直觉得很对不起魏老大,如果没有那场对战,那位被黄少天所崇拜的魏队,也不会因为对他的漠视而产生愧疚和无力,从而决定退役。
可是,荣耀就是这样,不会容忍任何一个无能者,你弱就得被淘汰。谁也改变不了。因为这里,最终目标是冠军,而冠军只有一个 ,所以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它。
在蓝雨训练营从来没人注意到他,因为他手残。当然除了那个话唠。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可他出奇地竟然不觉得讨厌,还特别喜欢和他一起荣耀。因此那话唠黄少天的特长和缺陷全被他牢牢记住了。
即使是联盟公认的手残,他还是带着蓝雨夺下了联赛总冠军,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战术才是最重要的。谁也不能否认,要是没有他喻文州,黄少天的才华也不足以带着蓝雨夺冠。所以说,黄少天和喻文州,蓝雨一个都不能少。
为什么喜欢喻文州?
因为他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因为他翩翩少年,文御九州。

【黄少天】
他最崇拜的,莫过于魏琛了。可他最忌惮的,莫过于喻文州了。
当魏老大和喻文州打起来的时候,他还待在蓝宇训练营静静看着,一脸无奈。
他根本不相信,他那超级无敌无下限的魏老大有一天会栽在一个手速只有两百的文州州手上。
他也根本没想到,一直被他视为小弟罩着的的文州州突然爆发把他魏老大给杀了三次,天啦噜,这还是我那可爱的手残喻文文吗?!他站在魏老大旁边目瞪口呆,很神奇地没有说话。
可他知道,属于他魏老大的时代还是过去了,属于喻文州和他黄少天的时代终于来到了。他和这个手残即将带着蓝雨冲向冠军宝座。虽然他不肯承认,这种场景他真的挺期待的。
果然,他用他的夜雨声烦配合着喻文州的战术,得到了一个总冠军时,他笑着对他的新队长喻文州说:队长,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他知道的,知道这个少年在陪他荣耀时时刻注意着他,所以真正懂他的恐怕除了魏老大就是眼前这个少年吧。
那么,让我们再为蓝雨再拿下几个冠军吧。他在心里默默说。